西安体育网

当前位置:主页 >> 综合

br老张祖居彭场禾口节能

发布时间:2020年10月19日    点击:[0]人次

老张祖居彭场禾口,因家庭成分较高,富农,不在贫下中农之列,难受重用。纵使有千般本领,也只在排挤,打压,看管之中;纵有“出生不由己,道路由自己选择”之说,却终因根不正,苗难红,还是难为革命群众看中,也只能在队里炼心炼脑炼肝炼脾炼身上一切能炼的零部件了,直到彻底融入社会主义这座大熔炉里了。这还没完,还要经过革命群众三番五次审核通过了,才能拉入革命阵营,却也不能与革命群众一视同仁,还要在革命阵营里几经磨炼,还要看革命群众心情好了再说再予以最后的定夺。至于这后面还有几多“再”字,真的就难以预测了。估计老张这一辈子,也只能在这漫长的静待中耗磨过去了。

老张心有不甘啦!心有不甘又如何?只有干瞪眼了。老张也只有在队里耗日月了。

好在魏氏已为老张产下一子,老张回家,纵使浑身骨头架子都已散架了,看到粉嘟嘟的娇儿,身上的疲乏顿时消逝殆尽了。

六几年,沙湖大兴移民。

老张得知此讯息,二话不说,举家迁来了。

这里以前不叫滩湖,叫五大队。

这里的景况,只用“荒芜”二字,足可描述了。

这里又是血吸虫窝子。有句诗叫“千村薜荔人遗矢,万户萧疏鬼唱歌。”就是这里的真实写照了。

这里也未筑堤,象现在的“洪湖大堤”,“沔阳大堤”,都还只在梦中。放眼望去,满眼都是芦苇凼子,产鱼产虾,更产血吸虫。

别个看了这里,只道人间地狱,老张看了这里,却犹如走进人间福地。

这里,是老张的风云际会处!

这里,是老张的春天啦!

老张的春天来到了。

老张凭借两片嘴唇,楞是说信了一帮人,以后的积极分子,自然有老张的名额了。

小队,大队,公社,区上,老张自是得意,风光了。

毕竟都是来自五湖四海,为了一个共同的革命目标,走到一起来了,又都不是知根知底,那些与身俱有的“光环”,也无人再去理会了。

但老张有一点是始终牢记的:自家的屁股终不干净。所以,老张再么跳的欢,跳的高,终是不沾干部职衔的边,终只在先进群众圈里跳,即便以后知悉老张家底了,也不致于无颜在此存身了。

而事实也证明老张的高明了。

小队选干部,大队选干部,有人怂恿老张。

老张终只笑笑,终只是群众代表,那些经了老张推选上去的小队干部,大队干部,自是高看老张,感激老张。

小队,大队,每有么事,这些干部想到的第一人选,自是老张。

老张听了,自是一番感激。之后,全心全意去做。得了实惠,老张也不一家独得,终在夜黑时节,大队干部家送点,小队干部家送点。

这些干部呢?也不推辞,笑笑,送走了老张。老张开口言谢,干部们嘴唇左右一撇,老张会意,隔墙有耳啊!老张无声笑笑,转身走了。

干部们见了,更是感激老张的灵光。心中也下了决断:此人不用,用何人?

老张得到干部们的青睐,自是引来一些人的妒忌。

有住老张老家不远的人,自是熟知老家底细。那人心诚,跑去公社,一一奏上。

公社听了,自是慎重,自派专人访询。

然,大队小队干部,均摇头说,不知。

专人又问,大队民兵营长说,老张终日只在小队改造,哪有乱说乱动之嫌?昨晚还一人救起一匹落进深坑爬不起来的小牛犊哩。老张的腿子都搞断了。

小队队长说,别个老张今日,还一跛一跛去队里做事哩。

专人又问,小队队长拍着胸脯说,是我亲眼看着老张下的地;是我还说,老张,你该休息嘚,为了队里的财产,你都受了伤。你们听别个老张么说。

专人问。

老张说,革命先辈轻伤不下火线,我这点伤,咬咬牙过去了,再说,父辈剥削了劳苦大众,我这个狗崽子要赎罪呀!

专人听了,自是心喜若狂,连忙掏出本子,笔,记下。口里还说,可改造分子,可改造分子。说完,记完,骑上钢丝车子(即自行车。那时节,不兴叫自行车,兴叫钢丝车子,又叫溜机凳。),回公社去了。

此后,老张作为“可改造分子”典型,大会小会诉说。说时,声泪俱下,毛巾胡子都打湿几次呃。

全公社一时传开了,都知道五大队有个“可改造分子”老张了。

老张一时,竟成名人了。

这也正印了那句“有心插花花不活,无心插柳柳成荫”的老话了。

<昨日上午10时10分左右p>而这一结局,也是那个举报之人始料未及的了。

有了这样的经历,大小队干部用起老张来,更是理直气壮,名正言顺了。重点人物,自然要时刻放在革命干部的眼皮子底下,时刻接受监督改造了。

别个见了,自然不好再去嚼么舌根子了,反而还咒骂那个举报之人。

那个举报之人,自是一脸的晦气,偷鸡不成蚀把米,倒还成全狗日的老张了。

这时,五大队早已改名为滩湖大队了。

书记也已改换多个,终是落入王书记手了。

王书记与老张,明里是书记与地富反坏右的敌对关系;暗里,称兄道弟,已有些年头了。

王书记上任,自然要为兄弟谋点福利了。几番考察,几番运作,王书记终于收回被邻大队占用多时的二十亩田地。

这田地,自然就归老张经营了。

还美其名曰“重点看护”,有如“圈禁”一般,免其散布流言蜚语,毒害广大革命群众。

内里,实则大小队干部的逍遥场所。

老张呢,也是内中高手。明里,终日囿于那处;暗里,却甚为活跃。鸡鸭鱼肉,黄豆芝麻,自是趁黑各家各户相送。

每到夜静更深,路断人稀时,老张边饮小酒,边拍桌案,哼唱那不知名的小曲儿来了。

那韵味,倒也十足。

可惜,声不能放高,憋的老张,自是两脸通红似关公,老张却不以为意,只在那里哼唱个没完没了。

老张的好日月,从此也就开始了。

共 2060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文革时期,唯成分论,出身不好自然是被改造对象,老张是富农出身,地富反坏右五类分子含其在内,好在他懂树挪死人挪活之理,随人搬迁,加以谨慎灵活处事,日子过得倒也爽快。 欣赏佳作。 【 王老大】

1楼文友: 09:59:54 问好,期盼新作!

回复1楼文友: 19:44:07 谢谢。问好了!

灰指甲的治疗方法 亮甲
南阳治白癜风较好医院
肇庆看牛皮癣要花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