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体育网

当前位置:主页 >> 冰雪

九界独尊第章寒冬惨败营养

发布时间:2021年01月13日    点击:[0]人次

九界独尊 第2945章寒冬惨败!

第2945章寒冬惨败!

“你……你怎么可能这么强大!”

寒冬不太相信,被他视为蝼蚁寒林,竟然有这般强大,连他自已都生出一丝畏惧。

神凰依依和李香儿并未出手,两人一个是胎儿作怪,一个是被血蟒所伤,均是实力大减。

而凌寒天的雷霆出手,也没有她们出手的机会。

沈飞看着这一幕,顿时狞笑起来,怨恨的盯着寒冬,“寒老狗,我老大是无敌的,你今天死定了。”

沈飞一说话,寒冬脸色更加阴沉,他对着墨清和和罗师兄冷声下令,“一掌毙了那聒噪的小畜生。”

“嘿嘿,寒冬长老,杀了他岂不是便宜了。”

空气中总是弥漫着一股甜蜜得让人心醉的气息

墨清冷冷一笑,旋即看向脸色阴沉的凌寒天,咧嘴笑道,“不想你兄弟死,就乖乖放弃抵抗。”

“不,老大,放弃抵抗我们都得死,我死无所谓,一定要宰了这些狗娘养的,为我报仇。”

沈飞双眼通红,墨清竟然拿他做人质,他担忧义气的凌寒天会为了他放弃抵抗。

“特么的,闭嘴!”

墨清脸色一寒,五指成爪,指甲扣进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认为沈飞的伤口中,顿时令沈飞一阵抽搐,发出嘶声裂肺的惨叫。

凌寒天见墨清如此做,不禁脸皮微抽,一股滔天的杀意的爆发而出,他仰头大叫起来。

这声嚎叫,天地失色,神力搅动乾坤,一幅末日景象。

墨清被吓了一跳,但他脸色更加狰狞,狠狠抓出沈飞的心脏,然后用力一捏。

沈飞疼得直翻白眼,固然神级强者心脏破碎还能重生。

可是那毕竟是心脏啊,那种痛苦非人能承受。

“寒林,你特么的照不照做?”

“墨清,这么多年来,还很少有人能彻底的激怒我,你成功了。”

冷漠的声音从墨清身后传来,墨清脸上的神情僵滞,骇然的回过头,顿时吓得魂飞魄散。

但,已经没有他反悔的余地了,一只大手遮挡了他的所有视线,毁灭的力量,顷刻间抹杀了他所有的念头。

与墨清一道抓着沈飞的罗师兄,亦是没有逃过凌寒天的魔爪,被一掌拍成飞灰。

凌寒天一指点在沈飞的身上,那勾住他锁骨的铁钩顿时被击成粉末,沈飞被封印的神力也是得到解放。

“咳咳!”

但,沈飞也是突出大口大口的黑血,之前他被寒冬打得很惨,险些将神国都打碎。

“老大,我以为,再也做不了你小弟了。”

沈飞咳嗽几声后,便是梗咽起来。

他以为今日死定了,但没想到自已的老大这么本事。

凌寒天心疼的扶起沈飞,刚才他也是施展行者无疆,巧妙的躲开寒冬的视线方才救下沈飞。

但,凌寒天也是存了一丝侥幸,若是寒冬发现的话,那么就救不了沈飞了。

此刻,寒冬在不远处,脸色阴沉得可怕。

这寒林的能力,再度超出了他的估计。

“寒林,不得不说老夫小觑了你,但今日你们必须得死。”

不会向利比亚派遣地面部队。  北约-俄罗斯理事会大使级会议当天在索契举行。拉斯穆森在会后与俄外长拉夫罗夫共同举行的发布会上说

寒冬咬牙切齿的看着凌寒天,今日这仇已经结下。

他一定要弄死寒林,否者日后睡觉都不踏实。

“我说过,今日要宰了你!”

凌寒天深吸一口气,寒冬的所做所为已经触怒了他。

所以今日无论是谁来,他都会宰了这老家伙。

话语落下,凌寒天便是提着石刀,双眼微微闭上,一切仿佛陷入了死寂之中。

呼呼!

安静之中,忽然有无穷的杀念凝聚成洪流涌来,汇聚在凌寒天手中石刀之上。

凌寒天身后,渐渐的有一道虚影凝聚,正是天地一体的境界。

但,这还没有结束,在那虚影上空,一朵莲花缓缓绽放,紧接着就是第二朵莲花。

“三花之象!”

寒冬惊呼一声,心中生出一种强烈的不安。

三花聚顶异象,这是祖境巅峰强者才能领悟的。

据说,三花蕴含造化之力,拥有无穷威能!

眼中攀爬出森然之色,寒冬双手不断的结印,身后仿佛有着星海显化,浩瀚神力自其中呼啸而出。

而隐约之间,那星海之上,渐渐有一道人影凝聚,一股威严的气势扩散而出。

正是天体一体,只不过寒冬的天地一体与凌寒天比起来,差距实在是太大了,完全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不过,寒冬觉得这些足够了,他不能再让凌寒天聚力下去。

因为他心中的不安越发的强烈。

“给我去死!”

强大的战技朝凌寒天铺天盖地的压去,那种威力,即便是普通半祖九重天强者,也不敢硬接。

嗡!

凌寒天双眼陡然睁开,这是一双十分可怕的眼睛,好似代表死亡一般,比冥鸦的眼神还要可怕。

凌寒天缓缓举起石刀,聚集天地间汇聚而来的杀念,而他的神国中,也是有恐怖的杀念涌出。

“天命禁术,杀戮劫!”

轻喝声落下,令得周边的强者一脸震撼,又是一个天命禁术,这真是天地的宠儿吗?

浩瀚杀念之力,由石刀中呼啸而出,化为一条血流长河,其中不是怨魂就是尸骸。

如此惊人的一幕,周边的强者看着也是头皮发麻,心中惊恐。

寒冬的战技被瞬间破去,恐怖的血河冲到寒冬的身体上。

寒冬顿时惨叫一声,胸口被击穿。

寒冬的整个胸膛出现一个巨大的血洞,像是被人掏空一般,十分狰狞可怕。

寒冬低头看着自已的胸膛,那恐怖的杀念之力,不断的灭杀他的生机,这也让得他的伤创无法复原。

而如此下去,最终的结果就是他神力耗尽而死。

寒冬脸上满是恐惧之色,他盯着凌寒天,疯狂的摇头,失声尖叫,“不可能的,你怎么可能击败我!”

“我不仅要击败你,还要杀了你!”

凌寒天脸色略显苍白,连续施展两次天命禁术,就连都有点承受不住。

然而杀寒冬的心,却更加坚定。

提着石刀一步步逼近寒冬,凌寒天眼中然说着火焰,刀芒划破了甲板,闪烁着刺眼的火花。

寒冬一步步后退,眼中满是怨毒,他狞笑道,“小畜生,你莫要得意,我还有后手!”

声音落下,却见寒冬从怀中掏出一个木偶和一张符文,符文在他手中燃烧,那木偶顿时和符文融合。

嗡!

一股晦涩的力量浪潮,从木偶中扩散而出。

所有人都是瞳孔一缩,死死的盯着那慢慢飞起来的木偶。

小孩免疫力低营养不良
四平牛皮癣治疗方法
太原哪妇科医院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