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体育网

当前位置:主页 >> 游泳

全球最大的OenStack集群背后中国搭配

发布时间:2020年05月21日    点击:[2]人次

有句话叫 OpenStack一小步,中国开源一大步 ,正是说明OpenStack在未来发展的重要价值。作为一项启动于2010年的开源项目,OpenStack正凭借其开放先进的架构、高效的社区开发、灵活的部署模式,成为全球发展最快的云计算开源社区。

只不过与历史上很多开源技术不同,OpenStack不仅得到了草根和开发者的认可,也得到了一线IT厂商和明星用户们的青睐,正在成为云计算部署的事实行业标准。

在OpenStack的众多拥趸中,有一家企业非常引人瞩目,那就是全球最大的电信运营商 中国移动。它不仅构建了全球最大的OpenStack公有云/私有云生产环境;而且创建了很多独特的应用场景,验证和反哺了OpenStack的技术体系;同时,类似于中移动这样的超级用户的深度参与,也加速了OpenStack产业链的进一步成熟。

长久以来,以中国移动为代表的运营商们,一直行走在相对封闭的电信世界中。是什么原因促使他们走向了开源世界,他们眼中的开源世界又有何不同,又将会选择一条什么样的开源之路,带着这些问题,对中移(苏州)软件技术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孙少陵进行了专访。

自研驱动:走向软件时代

据孙少陵介绍,作为中国移动研发体系改革的关键一环,集团公司三年前决定要在苏州成立研发中心(以下简称苏研),主要是从事云计算、大数据、IT支撑系统三个方面的研发工作。

与位于北京的,比较偏向于标准和前瞻性技术的中国移动研究院不同,苏研聚焦于做产品,去交付产品和解决方案,是中国移动内部产品开发的重要力量。

按照集团公司的要求,我们积极在锻造自己自主开发的能力,并且在云计算、大数据以及IT支撑系统方面积累自己的优势产品,并且帮助公司战略转型。苏研两年发展迅速,到现在人数已经超过700人,研发人员占比超过85%。我们的愿景是成为国内一流、世界领先的IT服务商,在中国移动整个板块里,是希望能够帮助公司从原来传统的运营商,转变成一个真正在IT方面有核心能力并且能够提供IT服务的数据化服务商。 孙少陵说。

而要实现这个目标,自我研发能力是不可或缺的。而排在苏研的三项主要工作之首的,就是要向公司内部提供核心的软件产品,其次则是实现IT支撑系统与外部服务提供技术支撑,希望通过自己的技术能力去帮助中国移动在开发、运营方面实现能力进化。

为此

孙少陵非常不认同业界关于运营商软件能力缺失的论断。 软件能力的问题,几乎是全世界所有运营商都面临的问题。我认为这个问题是在一定阶段,运营商所处的产业环境造成的,而不是运营商天然就不支持开发能力。 孙少陵说。 像Linux操作系统最早是从运营商的实验室里走出来的。当然后来因为很多产业政策,对于设备和运营的管制要求,客观造成了运营商在很长一段时间基本上是拿来主义,而行业标准组织的存在,设备商之间的产品可以非常完美的对接,运营商通过采购可以解决成本和互联互通形成正确的工作思路和工作方法的问题,没有必要去做开发。

但现在情形已经完全不同,中国移动面临的竞争对手,不仅仅是原来的运营商,而是诸如腾讯、阿里这样的OTT。 在这种情况之下,运营商发现软件开发是我们的 一碗饭 ,这也是集团公司成立苏州、杭州两个研发中心的初衷,虽然在一些流程方面与互联网公司还是存在差异,但现在我们开发的东西可以迅速上线测试,如果发现任何问题或者需求反馈,也可以及时提交给开发人员,研发和运营一体化之后,软件成熟的路径会越来越畅通。所以,我们对于运营商未来的软件开发是有充分信心的。

选择开源:要有勇气和决心

孙少陵说,中国移动在云计算方面起步非常早,可以说是产业早期的拓荒者。

2007年,我们就开始做相关平台的研究工作,当时还没有云计算的概念,而是被称为大规模定制计算。因为我们已经意识到产业在转型,运营商原来集中式的单机架构已不适应未来技术的发展。软硬件一体化的ICT基础架构未来必然会被开放平台和软件定义所取代。

在2009年,中国移动真正启动了IaaS技术的研发,当时对标了业界比较主流的几个开源项目,因为OpenStack刚刚建立,还非常不成熟,所以最开始是用OpenNebula;到了201 年,OpenStack成长的非常迅速,形成了很好的产业环境和商业化机会。

在孙少陵看来,运营商喜欢标准化的产品,而标准化和开放化也是整个电信业的商业逻辑, 我们当时对OpenStack作了全面的评估,意识到它已经成为事实标准,最后我们做出了艰难的选择,将研发路径从OpenNebula切换到OpenStack平台。

这是一个很艰难的过程,因为在2010、2011年的时候,中国移动在OpenNebula的贡献度已经是全球最多,中国移动投入了大量的技术研发,已经变成了OpenNebula的一个标杆。

在完成了切换以后,中国移动开始了在OpenStack上蒙眼狂奔。在201 年,中国移动开始基于OpenStack的 大云 .0版本的开发,并且在2014和2015年分别发布了 大云 .0和基于 大云 4.0的两个版本。目前,中国移动基于OpenStackKilo版本的大云4.0的版本,已经有非常大规模的应用,目前整个部署规模超过了4000个节点。 之所以我们选择OpenStack,因为它有开放的价值,行业事实的标准,具有平台无关性、分布式、标准化、以及持续交付的特性,这些都是我们认为对中国移动未来运营非常关键的特性。 孙少陵说。

言胜于行:在场景中做创新

不懈的投入终于换来了丰硕的成果,苏研目前在云计算的几个层面(IaaS/SaaS/PaaS)上,都形成了完整的解决方案。更难能可贵的是,苏研现在从操作系统层面就做到了自主定制开发。

我们现在正在维护中国移动自主的Linux操作系统的发行版,今年部署规模预计会超过1万台,这样才能保证对未来整个产品体系架构的控制。 孙少陵说。

多年的研发工气温将明显下降作经验,使得孙少陵非常愿意用技术和案例来说明情况。在公有云方面,中国移动充分借鉴了OpenStack架构,在起步阶段就把整个网络搭建在SDN基础之上。到现在为止,中国移动已经上线了各为1000个节点的北京和广州两个集群,今年还将再部署4000台服务器;预计到2016年年底,整个公有云上会超过6000个节点,这将雄踞全球榜首。

不仅仅是在公有云,在私有云方面,中国移动也在进行积极部署, 我们对于私有云的定位是要承载中国移动未来全部的IT支撑系统和内部业务系统,这应该是全球业务最复杂、对于系统的可靠性、安全性要求最高,也是规模最大的私有云系统之一。 孙少陵说, 我们预计要在哈尔滨和呼和浩特各建设一个,总共规模超过6000个节点。

规模只是一方面,在几年的部署过程中,中国移动对原生的OpenStack进行了大量应用开发和测试工作,积累了大量的经验,也突破了很多困难。公有云方能,中国移动实现了OpenStack和OpenNebula两大集群的统一管理;在私有云方面,中国移动OpenStack平台也是构建在SDN网络上,既要管理物理机,也要管理虚拟机,这个在全球也是没有先例的, 我们通过引入Ironic技术,实现了对4500台裸机的管理。

而另外一个很大的创新工作则在于OpenStack大规模系统测试,中国移动做了很多的重要测试,其实就是考验OpenStack到底能做到多好。 这里我想着重提两个案例:第一,2000个并发创建虚机去考验Nova性能到底能达到怎样的水平,原生的系统部署上以后测试结果不理想,我们和英特尔一起做了大量的优化工作,最后将它提升到99.9%;第二,Nova性能达标之后,去考验一下OpenStack对外部请求的处理能力,最开始原生系统也只能达到每秒1.78个请求,我们经过优化以后提升了 倍,达到每秒5.49个请求。 孙少陵说。

作为中国移动在OpenStack上的紧密合作伙伴,英特尔相关技术专家也告诉C114,英特尔和中国移动在OpenStack领域的很多想法都是不谋而合。 英特尔在2012年就提出了自己对于云计算的愿景,那就是互联互通、自动化以及终端自适应。作为一家提供底层硬件和上游社区代码的公司,英特尔也非常乐于和中国移动这样的合作伙伴合作,这不但体现了OpenStack在企业级市场的逐步成熟,另外也创造了更多的应用场景,共同推动了全球云计算和开源社区的发展和成熟。

当然,对于任何一个开源组织和社区而言,生命力要想长久,就必须要得到参与者们的积极贡献。中国移动在OpenStack不仅仅是使用者、受益者,实际上也在积极反馈经验给社区, 我们现在排名全球的第 4位,在奥北京军区某炮兵旅党委对机关干部进行4种火炮的操作考核斯丁和巴塞罗那OpenStack峰会上,我们都做了很多的发言和经验分享。目前,我们正在牵头OpenStack千节点工作组。 孙少陵说。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滁州白癜风医院有哪些
白银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乌鲁木齐好的白癜风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