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体育网

当前位置:主页 >> 电竞

去白鹿巷看北伦敦德比

发布时间:2020年02月15日    点击:[0]人次

去白鹿巷看北伦敦德比,骗子卖给了我一张假票
去白鹿巷看北伦敦德比,骗子卖给了我一张假票
来源:旺财体育 作者:阿Q 人气: 发布时间:2018-09-28 16:24:12
摘要:旺财体育讯:我是一名阿森纳球迷,几年前在英国读书,期间有幸看了不少阿森纳的比赛,前些日子和大家分享了自己在2014年混进温布利看足总杯决赛的故事,今天想要再和大
旺财体育讯:我是一名阿森纳球迷,几年前在英国读书,期间有幸看了不少阿森纳的比赛,前些日子和大家分享了自己在2014年混进温布利看足总杯决赛的故事,今天想要再和大家分享一桩自己在白鹿巷现场看北伦敦德比时发生的令人啼笑皆非的往事。相关阅读:【在英国“霸座”:没有球票,我强行在温布利看了足总杯决赛】我就近找了一家科斯塔咖啡,点了一点吃的当早饭。里面坐着不少热刺球迷,顿时觉得自己有点余则成的感觉,一阵寒意悄悄袭上心头,略微有些担心自己“身份暴露”。其实,我心里是很想跟热刺球迷聊聊天的,想听听他们对阿森纳的真实看法。离我坐的位置不远,三个热刺球迷坐在一起聊天,其中有一个竟然对阿森纳赞不绝口,说阿森纳有新球场,财政状况健康,青训搞得不错,打法也漂亮,确实是一支好球队,听得我暗暗得意起来。虽然英国球迷在球场上表现得比较亢奋,但在场下,他们能够比较理性地看待自己的主队和对手球队。从科斯塔咖啡里走出来,一位霸气的黄牛大叔迎了过来:“ticket(要球票吗)?”我问他:“要多少钱呢?”他反问道:“你愿意出多少钱?”我带着点调戏的说:“50镑吧(50镑是根本不可能从黄牛手里买到票的)。”那位大叔一听,怒目圆睁,竟然从口袋里掏出一沓50英镑的纸币,抽出最上面的一张,做出一个要递给我的姿势说:“我他妈给你50镑,你赶紧回家吧。”我被这位大叔霸气的举动给整懵了,愣了一下,大叔也趁我愣神的间隙,立马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钱急速地塞回兜里,转身走人,不再理我。进场之前,在销售热刺球迷用品的小摊贩前,我问老板有没有“比赛日围巾”(match day scarf,比赛当天在球场外销售的周边商品,围巾从中间一分为二,一半是主队的主色调,一半是客队的主色调,两队的队徽也分居围巾的两端,英超的每场比赛前都会有),小摊的老板说:“跟其它球队比赛时都会有,但我们(热刺)绝不可能把我们的队徽和阿森纳放在同一条围巾上。”两队的血海深仇从此可见一斑。找到位置坐下,身边也陆续有热刺球迷入座,比赛尚未开始,两队球迷便用歌声将球场的氛围渲染地异常激动人心。客队球迷区域的枪迷们较早地到齐,并表现出了他们一贯的给力,歌声嘹亮,不绝于耳。远征枪迷们歌颂最多的大概就是卡索拉了,阿森纳球迷确实都很喜爱这位西班牙的中场魔术师,同时卡索拉的歌也朗朗上口。几次随阿森纳远征客场,远征的枪迷们都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在电视上看直播,也经常能在阿森纳的客场比赛时听到来自枪迷的响亮的阿森纳之歌。但阿森纳主场的气氛却十分地令人失望,经常是一片沉寂,有助威声也不过是零星的一点,虽然早就搬到了酋长球场,但依然被叫作“海布里图书馆”。当白鹿巷响起阿森纳49场不败之歌的时候,所有的主队球迷立刻一齐用更大的分贝压制了客队看台的枪迷,身在热刺球迷们中间,我也只能是让自己保持沉默了。我不得不承认,我去过的所有英超球队的主场,几乎主场氛围都要好于酋长球场,这一点一直令我十分失望。在震耳欲聋的歌声与呐喊声之下,比赛大概进行了5分钟左右,这时,只见看台上一位身穿热刺白衣的黑人小哥,一边走着,一边时而看看自己的球票,时而四处张望着附近的座位,好像是在找自己的位置。他看看球票,朝我越走越近,最后在我身边停了下来,低头对坐着的我说:“这是我的座位。”我稍稍一愣,心想:“这怎么可能呢,我是按号坐的呀。”我随即掏出自己的球票,拿到黑人小哥面前,指着球票上的位置信息(XX看台、XX横排、XX座)给他看,证明这是我的位置无误。小哥看罢,瞬间瞪圆了眼睛,那表情也许就是“黑人问号脸”吧。小哥蒙逼中带着一点慌,他赶紧拿出自己的球票,伸出左手食指将票上的信息指给我看,奇迹的时刻来了,我俩球票上的位置信息——看台编号、横排编号、座位编号完全一致!!!一瞬间,我俩四目相对,双双蒙逼。一个座位,两个人,两张完全一样的球票……我俩都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短暂的迟钝之后,我俩都冷静了下来,首先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两张票,必有一张是真,一张是假。我心里想着:“既然能顺利通过检票口机器的查验,我的票应当不会是假的。”一股迷之自信飘上心头。简短商议之后,我和小哥决定去求助工作人员,将李逵李鬼一辨究竟。很快,我们找到了看台上的一位工作人员大妈,说明情况后,大妈询问了我们二人的购票渠道,此时的小哥从容坚定地从钱包里拿出自己的热刺会员卡,证明自己拥有热刺的球迷会员资质,随后淡定地说道:“官网买的。”见此情形,我只觉心头一麻——随后整个人便彻底地慌了、虚了,心想:“破案了,人家是官网买的,肯定比我这张靠谱……”但嘴上,我依然佯装镇定地编着故事说:“我比赛前遇到一个球迷,他朋友买了票却没来,他就把他朋友的票卖给我了。”听罢,大妈微微点头,似乎已经初步地辨明了情况,随后她唤我和黑人小哥跟她来。大妈首先带着我和黑人小哥来到看台通道找到了一位膀大腰圆的警察蜀黍,之后我和小哥被领到了一间办公室,应当是专门处理票务的。办公室里,一位年轻的女性工作人员坐在工位旁,桌上有电脑。警察蜀黍示意那位票务工作人员查验我和黑人小哥的票,小哥的票首先接受了查验,被放到了电脑旁一个具有扫描功能的装置上,很快,检票的小姐姐看了一眼电脑屏幕说:“这张票是没问题的。”此时,我心里已经凉透,心中默默地感叹腐国的江湖险恶。轮到我了,万念俱灰的我将票递上了检票装置,小姐姐看了一眼屏幕,皱眉,之后她将票拿起重新往检票机上放了一下,再往电脑屏幕定睛一看,随后面朝向我,满怀遗憾地摇头,那表情就好像宣布病人抢救无效。警察蜀黍看着我,做出请的手势,目光平静、严肃又不可抗拒:“你必须得出去了。”我叹了一口气,难过130英镑打了水漂,更难过的是明明近在咫尺,却不能在白鹿巷见证这场北伦敦德比。我在英国警察蜀黍的“护送”下离开了白鹿巷球场,这是我生平第一次也是到目前为止的唯一一次在警察的监控下活动,从那以后,我也再没有机会在白鹿巷看一场热刺与阿森纳的对决。“难以想象现在黄牛们制作假票的技术竟然如此之高,连球场检票口的设备都能骗过。”我在心中失落地想着,从那以后,我不敢再信任任何的黄牛,或者说不敢再信任除官方正规渠道以外的任何购票渠道。走出球场,白鹿巷内呐喊声依旧,巨大的声浪一阵阵地袭来,越听,心里越是翻江倒海般地难受,就像一个太监面对着一位性感妖艳的绝色美人。但球还是要看的,我开始用目光搜寻周围可以让我观看比赛直播的场所,来到了一家挤满热刺球迷的酒吧。在酒吧里观赛的热刺球迷,其激情程度丝毫不逊于现场。酒吧里,大多数热刺球迷都是站着看球,有几位赤膊上阵,不大的屋子里满满当当的热刺球迷们齐声高唱战歌,同样释放着惊人的震撼力。我的冷漠与他们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置身此地,我仿佛来到了外星球,或者说,我是一个来到了地球的外星人,这里完全不是我的世界。每当阿森纳持球进攻时,我都强迫自己镇定下来。每当热刺获得射门良机,身边所有的热刺球迷都会无比兴奋,而我则是一阵紧张揪心,并且时刻担心着自己异常的表现会被发现。幸好,热刺队进球的时候,酒吧里的球迷们都在疯狂庆祝,根本顾不上观察我。混在对方球迷里看球的心情,简直是苦不堪言。最终那场比赛哈里-凯恩梅开二度,热刺在主场2-1逆转阿森纳。比赛结束,酒吧里人群的欢呼再次到达高潮,我以最快的速度闪转腾挪离开这里。大街上也涌出了大量的热刺球迷,他们疯狂地喊着、唱着、扭着、庆祝着。我却只能一脸失望地走在人群中,与他们的兴奋形成巨大的反差。他们高唱着"we are Arsenal hater(我们是阿森纳的黑子)",还有人骂着厄齐尔、卡索拉是shit(屎)。从白鹿巷到七姐妹,两公里远,我只得和他们走在一起,忍受着我周围的人们肆意地辱骂着阿森纳。大概这就叫自取其辱吧,是的,这一天的一切都是我自找的。偶尔能看到几个枪迷,穿戴着阿森纳的衣服和围巾走在人群中,而迎接他们的往往是一大群热刺球迷的肆无忌惮的辱骂和挑衅。看到这些,我甚至有了一种要从书包里甩出自己的阿森纳球衣、旗子的冲动,就在那个念头越来越强烈的时候,我亲眼目睹了一个黑人阿森纳球迷和几个热刺球迷起了冲突,黑人阿森纳球迷被好几个警察强行按倒铐上,并塞进警车。黑人枪迷的女朋友在警车外大声地喊着,用力拍打着车窗,而热刺球迷们继续对着警车和那个被抓枪迷的女朋友不停地嘲笑、挑衅。我看到这起冲突的时候,打架已经接近了尾声,已经是警察一拥而上铐人的阶段了,并不清楚过程。或许,警察把这位枪迷带上警车,也有隔离保护他的目的。 终于走到了地铁站,在站台,几位醉酒的热刺球迷大吵大闹着,他们堵在车厢门口,每当有一个人上车,他们就要逼问一遍:“你是支持热刺还是阿森纳?”如果被问的人不想搭理,他们就又会冲那人喊道:“你他妈是不是支持阿森纳?!”这场面,令我感到有些不适,也感到几分滑稽。走出地铁站,结束了这场荒诞又憋屈的白鹿巷之旅,我把自己的阿森纳球衣取出套在外面,一个地铁站的工作人员对我说:“把你的球衣脱了吧,你们今天二比一输了。”我回答道:“输了又怎么样呢?输了我也还是个阿森纳球迷!”

更多中超联赛新闻

请戳旺财体育:http://www.521530.com

动脉硬化的症状与治疗
心力衰竭型冠心病典型症状
增生性关节炎要注意些什么